当前位置:首页->先进事迹

赵亚琴


为“折翼天使”插上逐梦的翅膀

时间:2018-01-17
作者:
字号:[   大       ]

 

 

  她,是孤残儿童心中的太阳,走到哪里哪里暖。 

  她,是孤残儿童心中的明灯,照到哪里哪里亮。 

  她,是孤残儿童心中的“妈妈”,用超越血缘的母爱呵护折翼的天使成长。至今,她已经在养护一线工作了36年,经她照料过的孤残儿童有600多名。 

  她,就是长春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赵亚琴。 

赵亚琴指导护理员实际操作    

  一切为了孩子  为了孩子一切 

  生活在我国儿童福利机构的孤儿,绝大部分是因为病残而被亲人遗弃。长春市儿童福利院仅脑瘫儿童就有82名,占在院儿童总数的40%。为了让这些脑瘫儿童恢复基本的生活能力,赵亚琴带头成立“脑瘫儿童术后康复工作小组”,引进先进的康复理念和康复设备,针对脑瘫儿童的不同特点,制定相应的康复计划,使全院脑瘫儿童康复有效率达100% 

  为了让院内的孩子们和社会上的孩子一样得到相应的教育,赵亚琴和院教育科的老师们一起,对全院儿童的智力情况、身体状况进行梳理和分析,有针对性地开展了早期教育、学前教育和特殊教育。通过落实民政部“灯塔育童”计划,使院内21名婴幼儿得到了系统的早期教育,140多名儿童在音乐、体能、动手能力等方面得到了更好的锻炼;通过开展“一对一”的个别化教育,使院内56名智力低下、身体残疾的孤儿在生活自理能力方面有了显著提升;通过开展规范化的学前教育,使28名智力正常的孤儿顺利进入吉林省孤儿学校学习,为他们将来融入社会奠定了基础。她还是吉林省地方标准《福利机构儿童日常生活照料规范》的主要起草人,这一标准填补了全省儿童福利机构在标准化建设方面的空白,同时也被省科技厅确认并登记为2014年省科技成果。 

孤儿国广军给赵亚琴过生日

    

  虽非亲骨肉  依然妈妈心 

  “赵姨,我很感激你,你就是我的亲妈,我就是你的孩子,以后我会一直照顾你到老……”这是已长大成人的聋哑孤儿国广军给赵亚琴发的一条短信。读到短信的一刹那,她多年的辛酸苦辣都融化成了幸福的热泪。

 

赵亚琴和孩子们在一起

  生活在儿童福利院里的孩子,大多有着不幸的遭遇和辛酸的童年,更需要母爱的呵护和温暖。36年来,赵亚琴把无私的母爱奉献给了院里的每个孩子。 

  国广军就是由赵亚琴一手带大的,彼此之间感情深厚,情同母子。高考那年,国广军因压力太大心情烦躁,难以控制。赵亚琴每天晚上都给他发短信,帮他缓解压力,增添信心。 

  “考前我买了考试专用笔、2B铅笔等考试必备工具,并嘱咐他不要着急。”赵亚琴说。发表成绩那天,国广军忐忑不安,赵亚琴就一直陪在他左右。当从网上查到自己被长春大学特教学院艺术设计系录取后,国广军像个孩子一样,飞速跑到赵亚琴面前,高兴地拉着她的手到电教室一起看成绩。 

  上了大学后,国广军有段时间变得很叛逆,赵亚琴就格外关心他,反复给他讲道理,从正面加以引导。考虑国广军从小就喜欢画画,又学习了设计专业,赵亚琴便帮他找老师,鼓励他多参加比赛,积累创作经验。毕业后,赵亚琴又四处为国广军联系工作,有的单位需要沟通的地方,她就陪着国广军一起去。由于和人交流不便,再加上性格倔强,国广军先后换了四五个工作单位。赵亚琴每次都是一边苦口婆心劝他学会与人相处,一边忙着为他再找工作。如今,国广军终于拥有了一份可心的工作,收入也不错。殷殷母爱在国广军心中播下了感恩的种子,他年年都记得给赵亚琴送上生日祝福。有次赵亚琴过生日,国广军特意给她买了生日蛋糕,还亲手为她戴上了精心挑选的红色围脖。 

赵亚琴帮国莉筹备婚礼

  在福利院长大的国莉,婚后还经常和赵亚琴保持着联系。“她是唯一在福利院出嫁的女孩,如今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来向我‘汇报’一番。”赵亚琴说。 

  国莉患有先天性侏儒症,个子虽小,但很聪明。“年龄大了要结婚,在好心人的牵线下她找到了意中人。作为娘家人,我们当然要让她风风光光地嫁出去。”赵亚琴说。筹备婚礼那些天,她带着国莉到长春的大街小巷挑选了项链、戒指、耳环和化妆品,并连夜将一件稍大的婚纱按国莉的身高加以改制。结婚当天,国莉就是穿着这件“特别”的婚纱,走进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婚姻殿堂。 

  在长春市儿童福利院,像国广军和国莉一样得到赵亚琴精心照顾的孩子还有很多。 

赵亚琴和孩子们在一起    

  宁欠家人很多“账”  不负育孤千斤担 

  赵亚琴把满腔的热情和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了儿童福利院的孤残孩子们身上,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假期,在家人身上欠了很多“账”,还成了儿子眼里说话不算数的“坏妈妈”。 

  儿子中考前一天,赵亚琴答应儿子下班后陪他一起看考场,但因为院里有一个孩子因手部疾病需要入院,办完了相关手续已经是晚上6点多钟了。 

  “有哪一个家长不把孩子的中考、高考当成大事啊?我心里也急啊!可单位的事情没处理完,我怎么能扔下不管呢?”赵亚琴至今谈起这件事仍然十分愧疚。 

  在赵亚琴的眼里,院里的孩子无论有着怎样的残疾,他们的生命都一样的美丽。面对幼小无助的孩子们,赵亚琴时常对自己说:“没有血缘关系,就让我用一份情缘来温暖这些孩子的人生吧。” 

  正因为赵亚琴把全部身心和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她一次又一次成为了儿子眼中说话不算数的“坏妈妈”。 

  多年来,赵亚琴已经数不清让儿子受了多少委屈。赵亚琴的爱人是刑警,经常昼夜不分的工作,赶上她值夜班时,小小的儿子曾经整夜开着灯不敢睡觉,一遍又一遍打电话说:“妈妈,我怕!”赵亚琴只能安慰孩子说:“别怕,妈妈马上就回来。”而这“马上”就是一夜。 

  因为没有时间照顾儿子,儿子气恼又委屈地对赵亚琴喊:“你是他们的妈妈,不是我的妈妈!”赵亚琴没和儿子讲大道理,而是把儿子带到了福利院,让儿子亲眼看看这些孤残儿童,亲身体会一下他们的生活。儿子回来后对她说:“妈妈,你就多照顾照顾你们院的孩子吧,我都这么大了,就不用太操心了。” 

  “还有什么能比家人的理解与支持更让人欣慰呢?”赵亚琴说,有了儿子的这份理解和支持,再苦再累自己都会无怨无悔地走下去。 

  孤残儿童不能没有赵亚琴,她也离不开这些可爱的孩子们。作为一名在儿童养护一线成长起来的干部,赵亚琴至今依然保持着每天深入一线的好习惯,院内200多个孩子的情况她了如指掌。 

  36年来,赵亚琴无怨无悔地付出着自己的真情,踏踏实实地走出了一条洒满阳光洒满爱心的路,让每一个走在这条路上的孤残弃儿童都感受到了母爱的温暖和力量! 

 

 


· 李殿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