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民政厅

吉林省民政厅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栏 > 十七大专题 > 会议简讯
群众冷暖系心间
时间:2007-10-30 11:44:00
来源:
字体显示:
分享到:

  金正一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报告稿二:

群众冷暖系心间

 

汪清县民政局农救科科长  孙立新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我叫孙立新,现任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民政局农救科科长。

  我是金正一局长的老部下,跟随他干农救工作已经整整10个年头了。这10年来,我目睹了金局长爱岗敬业、一心为民的一个又一个细节,也受到了金局长一次又一次的教育与感染,在他身上,我学到了怎样更好地为人,怎样更好地做事。下面,我就讲一讲我眼中的金正一局长。

  今年正月十五,汪清县突降50年不遇的大雪,不少农民的塑料大棚被大雪压塌,农户受灾惨重。第二天一大早,金局长就叫上我,立即赶往农村。雪后的汪清,凛冽的寒风夹带着雪花漫天飞舞,天空像笼罩在雾气当中一样,我们的越野车在一片齐腰深的积雪前趴了窝,只好停在了路边。金局长率先推开车门,深一脚浅一脚地迈进了雪地,寒风吹在脸和手上,像刀割的一样生疼,可身上却是大汗淋漓,积雪不时钻进靴子,两条裤腿被雪浸得湿漉漉的。就这样,我们在雪地里艰难地步行了4里多地,看到了一片受灾严重的农田,这里,有的大棚被雪压塌了架,有的被埋进了雪堆。金局长趴下身子,钻进倒塌的大棚,看看大棚里种的什么农作物,估算还有多长时间成熟。他一边检查受灾情况,一边核算损失。等到我们钻遍了所有受灾大棚,一步一滑地从雪地里爬回车上的时候,他已经累得脸色煞白,坐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好半天,才喘匀了气,安排我们怎么组织救灾。像这样深入灾区一线,检查灾情的事儿,在金局长从事民政工作的20年里,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他的办公室里常年放着靴子、雨衣和背包,接到灾情报告,立刻背上行囊赶赴灾区,情况紧急的时候,连靴子都来不及穿。

  作为一名分管农救工作的局长,这样的灾情调查在过去的20年里,太平常不过了,然而,这一次却和以往大不相同。因为就在去年10月,他刚刚被诊断为肝癌,本可以在家里休息的他,却执意要亲自到现场去看一看。冰天雪地里,这位虚弱的重病患者顽强的工作状态,深深地感染着我和我的同事。

  凡事金局长都要亲眼看一看,这是他从事民政工作以来始终保持的一个习惯。每次下乡到受灾户家里,他都要亲自掀开锅盖看看吃什么,有没有衣服穿、有没有被褥盖,仓房里还有多少粮食,救灾款和救灾物是否发放到户。他并不是不放心我们的工作,他说,亲眼看一看,印象会更深一些。他把老百姓当作亲人,老百姓也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灾户们看到金局长,都亲切地称他“老金”。

  1956年,金正一出生在汪清县百草沟镇,耳濡目染农民贫困生活的他,从小就对社会弱势群体就有着极大的同情心。1987年,他调到汪清县民政局后,更是将这份同情转化成一心一意为百姓谋利益。平时,大家很少能在他的办公室里找到他,他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农村,了解灾民的生活状况,看看五保老人有什么需求,听听农民对基层民政工作的意见和建议……他的手机号码被老百姓亲切地称为“救灾热线”,这些年,只要这个“救灾热线”一响,哪怕再晚,他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同志们都说:“金局长工作起来,就像打仗一样。”

  去年4月,有人反映罗子沟镇敬老院一位老人去世后,棺材没埋就扔到了山上。金局长得知这一情况后,焦虑地说,如果这个情况是真的,那就会在社会上造成极其不良影响,也会直接影响到敬老院其他老人的情绪。他立刻驱车百里前去调查。敬老院的负责人汇报说,老人去世时正赶上腊月二十九,因为天寒地冻又是春节很难挖土填埋,就在棺材上面简单埋了一些土,等开化以后再重新埋葬。金局长没有完全相信他们的话,一定要亲自到现场去看一看。4月的罗子沟,山上积了一冬天的冰雪刚刚溶化,山脚下的绥芬河,流水也格外急。我们坐的213吉普车趟着河水向对岸开去,眼瞅着就要上岸了,可就在这时,车子突然一沉,掉到了大沙坑里,湍急的河水迅速漫上了车窗!我当时吓懵了,这时,突然听见金局长镇静地说:“你们赶紧下车”,一边说,还一边用力摇下身边的窗户。他就坐在窗户边上,可一定要看着我们一个接一个地从半米多宽的车窗里爬出去,自己才肯下车。等他爬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本以为,这下我们该打道回府了,可没想到,他脱下湿漉漉的毛衣毛裤,换上镇民政干部送来的大衣后,又步行爬到了山上,看到老人的棺材确实埋了,他才放心地离开。像这样在别人看来是“自找的活”,金局长不知道做了多少件。我们知道,在他心里,能够实实在在地为百姓做一些事情,多吃点苦,多挨点累,不算什么。

  其实,民政工作考验的不仅是人的体力,还有耐心。每天早晨,民政局的各个科室门口,前来求助的人推不开门。金局长负责的农救和低保工作,接触的人更是形形色色,参差不齐,常常是一个政策,今天讲给张三听,明天又得为李四解释一遍,重复的工作难免令人生厌。可金局长无论接待什么人,都始终是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容,他把上门求助的人看成是自己的“娘家人”,凡事都替他们考虑。他常常提醒基层民政干部,对待群众要多一些耐心,少一些烦躁,要带着感情,把问题解决在最基层,不要让群众误着农活儿,搭着饭钱和车费来上访。而对群众的每一封来信、每一次来访,他都要亲自下去调查,给群众一个满意的说法。

  正因为这样,金局长在灾民、困难户、低保户等弱势群体中,有着很高的威望,很多受过金局长帮助的人都想向他表达谢意,可他有个原则:心意全领,钱物退回,当面推不掉的,也会偷偷的如数还给群众。有一次,天桥岭镇一位老大妈特意带了20个土鸡蛋、蘑菇和苏子叶从几十公里外坐车来看他,这让他感到很是过意不去,如果不收,老人不仅不高兴,还得把东西拎回去,于是他把东西收下,等老人离开时,悄悄地把100元钱塞进老人的兜里。在他看来,为百姓办的这些事儿,都是他的本职工作,他又怎么忍心收弱势群体的钱物呢?

  对待群众一向“慷慨”的金局长,也有“抠门儿”的时候。他奉行这样一个原则:该给的钱,一分不能少,不该给的,也绝不多给一分。几年前,我县在全州率先摸索推行农村低保制度,按照要求,各乡镇民政干部要挨家挨户走访,调查农民的收入状况,这期间,他隔三差五就亲自到农民家里,核实有没有虚报的现象。当时,一个村为了多得一点低保金,虚报了几户的收入,金局长坐在农民家的炕头上,和农民聊了几句,就听出了其中的问题。他批评这个村的村干部和民政办工作人员说:“民政工作一定要实实在在,这样,老百姓才会相信咱们。”金局长有一句座右铭是这样说的:“人民赋予我权力,我就要对人民负责”,他用踏踏实实的工作,履行着自己庄严的承诺,在百姓心中树立起民政干部的良好形象。

  回想起跟随金局长干工作的这10年,让我感动的事儿数不过来,特别是看到他被诊断为癌症后,依然拖着虚弱的身体坚持工作,我和我的同事都心疼地劝他注意休息,他总是笑着说“没事儿”,有时还开玩笑地跟我们说“小车不倒只管推”。他开的是玩笑,可我们却有好几次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去年10月10号上午,金局长对我说:“立新啊,我要出一个月的门,这个月你把困难群众过冬前的事一项一项地抓紧落实。”我就问:“金局长,你干什么去啊?”他说:“有点事儿,你别管了。”下午,我碰见了刚把金局长送到延吉机场返回单位的司机,司机说:“金局长去上海了,查出肝癌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一下子傻了。命运对待金局长怎么会如此不公呢?他妻子刚刚做完乳腺癌手术,他又被查出肝癌,儿子又面临着高考,未来的日子,这一家人可怎么过?第二天一早,我给他打电话说:“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呢?”没想到,他却在电话里平静地说:“告诉你们干什么?告诉你们,你们的压力也大,你把我交代给你的工作干好就行了。”后来我才知道,金局长生病的事儿,当时只有局里的三位局长知道,他临走前还一再嘱咐,别声张,别给同志们造成负担。

  几天后,我接到了他从上海打来的电话,那时,他做完手术刚刚第五天,他告诉我,走的时候太匆忙,忘了交待个事儿。黄殿平的房子就要盖完了,让我过去看看,要是盖完了,就把剩下的钱给他。听了他的话,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半年前的情景浮现在眼前。黄殿平是大兴沟镇柳亭村的一名残疾人,下半身瘫痪,去年,金局长看到他住在一间即将坍塌的破房子里时,二话没说,立刻着手帮他盖新房。为了防止资金一步到位后被挪作他用,我们开始的时候只拨了70%的房款,等盖完房子以后再给剩下的30%。眼看就到11月份了,金局长又想起了黄殿平的房子。病榻上的金局长,心里念念不忘的依然是百姓,是那些需要关怀的人,可是,此时的金局长,他自己也是一名病人,也需要别人的关怀啊!他的心里装着百姓,装着工作,装着同事,可唯独没有他自己。在他的心里,群众的冷暖比天还重,他用勤勤恳恳的工作,诠释着新时期人民公仆的深刻内涵;他以磊落坦荡的胸怀,展现着一名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金局长,作为您的下属,我深感自豪,更感骄傲!在您的感召下,我会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更加用心地去写好“人民公仆”这四个大字!

  谢谢大家。

    1.jpg 2.jpg 4.jpg 5.jpg